重庆律师事务所

案例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唐律师

手    机: 186-2340-0700

电    话: 158-2340-7071

联系人:杨律师

传    真: 023-63718603

网站:http://www.cqzzls.com/

地    址: 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小什字帝都广场A座18楼



重庆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案例展示 >> 合同纠纷

重庆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重庆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重庆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 01 2)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06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男,19**年8月1 0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射洪县太和镇虹桥路103号。公民身份号码:51 09221977081 0x x x x。

委托代理人唐永彬,重庆正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璧山县璧泉街道红字大道。组织机构代码不详。

诉讼代表人张荣福,清算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喻开渝,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封维全,男,1 964年6月1 0日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县沿河东路北段1 4号1单元3—1。公民身份号码:5 1 02 32 1 9 6 4 06 1 x x x x x。


上诉人吴某与被上诉人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纺织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璧山县人民法院于2 011年9月1 9日作出(2 0 08)壁民初字第2 4 4 9号民事判决,吴某对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 0 1 2年2月1 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胥庆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徐红主审、与审判员颜菲掣成合议庭,共同负责对案件的审理,书记员张天珍担任法庭记录。并于2 01 2年2月2 3日、2 01 2年4月1 0日对本案进行了询问。吴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耕和唐勇彬、纺织公司的诉讼代表人张荣福及委托代理人喻开渝和封维全到庭参加了询问。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吴某在一审中诉称:2 0 04年7月6日,吴某与纺织公司签订了《棉纱加工协议》,该协议约定:由吴某向纺织公司提供棉纱、化纤加工材料,由纺织公司为吴某加工成纱,每月加工3 0 O吨,每吨加工费38 0 0元,双方若要终止协议,应向对方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协议签订后,吴某与纺织公司一直合作至2 008年的9月下旬。由于纺织公司资金紧张,吴某一直都是先预付加工费,逐步结算。但到2 0 08年的9月下旬,纺织公司在未通知吴某的情况下,突然终止协议的履行。吴某多次找纺织公司,要求退还吴某预付的加工费和吴某提供给纺织公司的加工材料。吴某在2 0 08年1月2 8日与重庆市国由织布厂签订了《产品供销合同》,该合同约定,由吴某每月供给重庆市国由织布厂2 08.6万元的产品。吴某垫底资金5 0万元,如重庆市国由织布厂不按时付款或吴某不能按时供货,应承担合同总金额2 0%的违约金。由于纺织公司的行为导致吴某不能按时供给重庆市国由织布厂的产品,依约应承担5 0 0万元的违约金,吴某与重庆市国由织布厂协商后承担了35万元的违约金。为此,由于纺织公司的违约行为给吴某造成了直接经济损失3 5万元,应由纺织公司承担。因  价格下跌,导致价差损失2 5 5 7 8 2元,也应由纺织公司承担。请求判令:1·解除吴某与纺织公司于2 0 04年7月6日签订的《棉纱加工协议》;2·纺织公司立即返还吴某预交加工费2 064 976.58  ;715;3·纺织公司返还吴某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8 8吨及二者降价损失2 5 5 7 8 2元;4.纺织公司赔偿吴某损失3 5 0 0 0 0;5·纺织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5 7 4 0 0 0 0元;6.诉讼费由纺织  公司负担。在第一次审理中,吴某当庭口头陈述,将诉讼请求第3项变更为:棉花8 6.2 6 8 8吨,按1 4 0 00元/吨计算,折价后为l 2 0 7 7 6 3·2元;中纤3 3.4 2 4 68吨,按9 4 0 0元/吨计算,折价款3 1 4 9 2 0元。第5项请求变更为从2 0 08年9月2 2日起至款,清时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3倍计付资金占用损失,基数以第2、3项的金额为基数计算。在第二次开庭审理时,吴某当庭口头陈述诉请第5项予以撤回,其他以诉状为准,另外要求对诉请2、3、4项计算资金占用损失从2 0 08年10月1日  日起至款付清时止,按人民银行同期逾期贷款利率计算。一审法譬认碧吴某当庭陈述的上述诉讼请求中除撤回第5项诉讼请求竺’.其余当庭提出的请求均为增加诉讼请求,故应以吴某的诉状请求记载的内容为准。  ,,孑织竺司在一审中辩称:1.同意解除双方棉纱加工协议;2  雷充坌证警表明纺织公司尚欠吴某加壬材料中纤、棉花及预交的  加工费,应予驳回;3.吴某要求赔偿违约损失3 5 0 0 0 0元,无事等依据和法律依据,纺织公司不予认可。对吴某增加诉讼请求,未在举证期限内提出,且无书面申请,在程序上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 0 04年7月6日,吴某(乙方)与  纺织公司(甲方)签订《棉纱加工协议》,主要内容:“一、7.方警供符合各品种加工纱的原料,在甲方交货并验收入库,按配比翌工。二、首批加工涤棉纱4 6支,如需调整配比和支别,乙方  书面通知甲方。三、原料配比……。四、棉纱原料耗用量……。五、月加工数量为每月3 0 0吨,每加工一吨涤棉4 6支,乙方付  给甲方加工费3 8 0 0元人民币,加工费每月结算一次。每月2 3日为结算日。六、甲方保证产品质量,……。七、乙方保证均衡、萼续、及时向甲方提供原料……。八、双方若要终止协议,应向  对方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此协议一式2份,甲、乙双方签字生  效,并受法律保护”。协议成立后,双方开始进行了吴某来料加  工半务。由于,吴某提供原料在质量上与纺织公司出现分歧,后  双方将吴某提供原材料变更为吴某提供资金进行委托加工,由纺  织公司以纺织公司名义进行购料加工,由吴某以纺织公司名义对外销售加工后的产品。整个该期间的加工协议的履行,即当月结  异A-A-、资金进出、材料进出和加工费用的提取,吴某与纺织公司双方无专人会计做共同、规范的财务计帐。2 0 08年9月2 9日,纺  织公司决定解散清算,吴某与纺织公司终止协议履行。

一审法院认为,吴某请求解除其与纺织公司于2 0 04年7月6.日签订的《棉纱加工协议》,因纺织公司在答辩中表示同意解除,且实际已经在2 0 08年9月,因纺织公司进行解散清算而终止协议履行,故法院确认双方《棉纱加工协议》已解除。吴某所请求返还预交的加工费2 0 6 4 9 7 6.5 8元,起诉的债权证据是张司华签字的收条5张载明收到交付的3 6笔银行承兑汇票、转账支票等的金额而该收条并没有载明收到的是加工费。诉讼中,张司华、  吴平、张兴来的陈述,都是说的余额是多少,是滚动记账,并没  有指出余额或者应退款就是这5张收条上载明的36笔银行承兑  汇票、转账支票等的金额和款项。吴某所诉返还加工材料中纤  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的请求,其起诉证据为((2 0 08年8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张司华在((2 0 08年8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上签字,只能说明8月份的情况。而((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无纺织公司的签字或盖章确认,不能呆信。本案吴某的降价赔偿损失和违约金损失,因无证据,其所诉理由,不予采信。吴某的所诉返还预交的加工费2 064 9 7 6.5 8元,返还加工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及二者降价损失2 5 5 7 8 2元,赔偿损失3 5 0 0 0 0元,吴某证据不充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  由吴某承担其举证不能的后果,即该3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判决:一、吴某与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2 0 04年7月6日签订的《棉纱加工协议》予以解除,解除日为,2 0 08年9月2 9日。二、驳回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吴某负担。

一审宣判后,吴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璧山县人民法院(2 0 0 8)璧民初字第2 4 4 9号民事判决,  改判支持吴某的诉讼请求;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纺织公司承担。

二审审理中,吴某当庭明确上诉请求为:1.纺织公司立即返还关兵预交的加工费2 06 4 9 7 6.5 8元;2.纺织公司返还吴某加工  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3.对上述返还金额赔偿资金占用损失从2 0 0 8年1 0月1日起至付清时止按人民银行  同期贷款80~tg;4.赔偿损失3 5 0 0 0 0元;5.诉讼费由纺织公司承担。其事实和理由如下: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吴某在一审审理中提供了充分证据证明了下列事实:1.吴某与纺织公司之间存在加工承揽关系,且合作伊始是来料加工,之后是由吴某先行支付款项、由纺织公司代购材料进行加工,然后按月结算;  2·在2 0 08年8月3 0日至2 0 08年9月2 2日期间,纺织公司收取  、『吴某共计2 6 5 5 2 5 3元预付款项;3.截止2 0 08年9月份,纺织公司代为采购原材料累计结存中纤3 3.4 2 4 6 8吨、棉花8 6.268 8吨;4.吴某因纺织公司违约,不能按约向重庆市国由织布厂  交付货物,已经支付了35 0 0 0 0元违约金。吴某举示了((2 0 08年8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而该明细有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签字确认,2 0 08年8月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中比9月份吴某加工纱原材料耗用明细库存物资还多,如果法院不认定9月份的库存物资就应认定8月份的库存物资,否则就应由纺织公司举示证据来证明双方签字确认的9月份吴某的库存物资是多少。纺织公司没有举示9月份吴某的库存物资是多少就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法院忽视吴某提交的证据其与重庆市国由织布/『之间签订了《产品供销合同》,且由于纺织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吴某无法按约定向重庆市国由织布厂履行交货义务,被重庆市国由织布厂追究违约责任,且已经支付了3 5 0 0 0 0元违  约金的证据(包括《产品供销合同》、重庆市国由织布厂出具的告和收据)。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认为吴某举  证不充分而作出吴某一审败诉的判决,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举证责任岔配严重不公,导致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错误。吴某在一审中举示的证据不但有证明力强的书证,还有多个相互印证的无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多位证人都是纺织公司的员工,其中一位是当时的法定代表人),诸多证据已经形成了严密的证据链条,足以证明吴某的请求成立,吴某的举证责任已经完整地履行完毕。

纺织公司在二审中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1.吴某提供的证据仅仅是双方加工协议,仅凭法定代表人的书面陈述,不符合交易习惯;2·张司华的行为是个人行为不是职务行为;3.对于张司华陈述的余额问题,指向不一致,与纺织公司没有因果关系; 4·违约金是吴某和重庆市国由织布厂的行为,与纺织公司无关,且纺织公司也不知情,是吴某单方行为;5、一审适用法律正确,不存在上诉状中载明的情况。上诉状所称的证人相互印证不是事买。本案发生在2 0 08年9、1 0月份,在9月2 8日,纺织公司由于张司华涉嫌经济问题,罢免该职务,同时罢免的有一审的证人,到目前由于财务管理混乱,纺织公司的钱和私人款项没有区分,且张司华的个人账户里有纺织公司的款项,无法稿认张司华的个人账户情况,且一审证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

二审审理中,吴某为证明纺织公司欠其预付加工费及加工的原料,在二审中举示了张司华亲笔记载的《工作笔记》,申请证人张司华和吴全水出庭作证。张司华在二审出庭作证时陈述:张司华在2 0 08年9月2 2日纺织公司停产前一直是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 0 0 8年1 0月底仍然是纺织公司的董事长,工资表仍由其签发。大约从2 0 0 3年开始,纺织公司与吴某有业务往来,最开始采取的合作方式为:吴某提供加工原料给纺织公司,纺织公司加工后将产品交给吴某,并收加工费。后来双方又口头达成协议,变更合作方式为由吴某把购买加工原料的钱打给纺织公司,由纺织公司从账上支出钱帮吴某购买加工原料,买来的加工原料归吴某,再由纺织公司加工后,吴某以纺织公司的名义卖出去,卖出去的货款再打回纺织公司,纺织公司收取加工费后每月与吴某结算。张司华根据财务每月提供表中记载的内容,在个人的《工作笔记》上记载了从2 0 0 7年至2 0 08年9月,纺织公司每月与吴某结算的情况,并每月出具结算单。8月3 0日、9月2日、9月3日、9月1 3日、9月2 2日,由张司华签字的5张收条都是吴某交给纺织公司的预付加工费。2 0 08年9月2 5日,在张司华签字的纺织公司与吴某结算单上记载了2 0 08年9月份,纺织公司代收的金额(吴某交来购买原料的钱)、当月应当支付的金额(吴某应当支付给纺织公司的加工费)及其他款项相品叠后纺织公司还欠吴某2 0 6·4 9 7 6 5 8万元预付加工费。((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是纺织公司供销科叶军核对无误后制作打印出来的,该明细表载明截止2 0 08年9月,纺织公司代吴某购买的加工原料还剩余中纤3 3.4 2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张司华对明细载明的中纤和棉花数额真实性认可,并称中纤的规格为1.5和1.5 6,长度为3 8,现在中纤价格大约为11400元至11500元左右,棉花的规格分别为一级(1 2 9棉花)、二级(2 2 9棉花)、  三级(32 9棉花),其中大多数为二级棉花,现在二级棉花大概为2 0 0 0 0元一3 0 0 0 0元左右,明细上记载的棉花和中纤数额与张司华记载的《工作笔记》一致,该货物应退还吴某。证人吴全水在二审出庭作证时陈述:吴全水是纺织公司车间主任和生产副总。纺织公司以前与吴某的合作方式是吴某买料来加工,后来变更为纺织公司帮买原料加工,帮吴某代收货款。吴某的预付加工费有时候是先交给吴全水,再拿给张司华看了登记后交给财务,月底打个表给吴全水,每个月由张司华结算。原料损耗明细表由  叶军制作,制作后交给张司华。2 0 08年9月,纺织公司还欠吴某预付加工款和原材料,但具体数额记不清楚了。吴某为证明中纤每吨的价格为1 1 2 0 0元至1l 4 3 0元,棉花每吨的价格为1 9 9 5 0至2 1 0 0 0元,在二审中举示了来源于重庆新世纪化纤有限公司  的《产品销售指导价》、重庆新世纪化纤有限公司出具的《重庆增值税专用发票》、四川省蜀绣纺织有限公司出具的《四川增值税专用发票》、四川天宏纺织有限公司出具的《甘肃增值税专用发票》、下载于中国棉花信息网的《中国棉花价格指数》。吴某为证明截止2 0 08年9月,纺织公司代吴某购买的原料中还剩余棉花8 6.2 6 8 8吨规格分别为一级1 2 9B棉花为2 2.4 35吨、三级32 9B棉花为1 9·8 1 4吨、二级2 2 9B棉花为4 4.5 7 7吨,举示了库管员芩世红和财务人员袁碧制作的《材料账》复印件。

纺织公司对上述证人证言及证据质证后认为上述证据均不  属于新证据,对证明力均不认可。并认为张司华出具的2 0 08年9月2 5日结算单和张司华在审理时认可的((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的行为,均是个人行为,不是职务行为,与纺织公司无关。吴某举示的增值税发票均不是原件,纺织公司未看见过上述芩世红和袁碧的《材料账》,且吴某在一审时从未举不过棉花和中纤具体规格,故纺织公司认为吴某举示的上述证据真买性不予认可。

因上述证人证言对本案事实有重要的证明作用,且张司华已在一审出庭作证,纺织公司又未举示张司华证言虚假的相关证据,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三条:“当事人经人民法院准许延期举证,但因客观原因未能在准许的期限内提供,且不审理该证据可能导致裁判明显不公的,其提供的证据可视为新的证据”规定,本院认为上述证人证言及张司华的个人《工作笔记》应作为新证据予以采信。因吴某举示的上述其他证据均是复印件,且纺织公司也不认可,故本院对吴某举示的上述其他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由于双方当事人均未举示推翻一审已查明的新证据,故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二审另查明,2 0 04年7月6日,纺织公司与吴某于签订《棉纱加工协议》。之后双方又协商将加工方式变更为吴某预付购买原料的款项,由纺织公司帮吴某购买原料,吴某再以纺织公司名义销售,销售后货款直接支付到纺织公司账上,纺织公司收取加工费,再由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司华对上述款项品叠后每月结算,张司华亦每月在个人《工作笔记》中对上述结算情况进行记录。审理中,吴某举示了2 0 0 7年至2 0 08年9月,每月由张司华记载、签字认可的纺织公司与吴某各种往来款项明细及品叠的  结算单;吴某举示了2 0 0 7年至2 0 0 8年9月,每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其中吴某举示的由张司华记载和签字认可的2 0 08年9月2 5日结算单上记载“8月转入8 7 3 5 5 5.8 7元+本月代收2 9 4 5 5 2 3元一代支1 1 9 4 4 8 0元一本月应交8 1 5 7 8 3.7 0元+2 0 07·2错误将毛德支加工费在你处(吴某)扣减2 5 6 1 6 1.4 1元。2 06 4 9 7 6·5 8元”,((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记载“中纤上月结存2 02.0644 8吨,本月入库1 6.06 5吨,本月耗用1 8 4·7 04 8吨,本月结存3 3.42 4 6 8吨;棉花上月结存1 1 3.7 9 5 8吨,本月耗用2 7·5 2 7吨,本月结存8 6.2 6 8 8吨。,,审理中张司华出庭作证时对上述吴某举示的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并称2 0 08年9月2 5日结算单上记载的“2 064 9 7 6.5 8元,,就是吴某支付给纺织公司预付加工费数额,该款应退还吴某;((2 0 08年9月昊兵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记载的‘‘中纤本月结存3 3.4 2 4 68吨,棉花本月结存8 6.2 6 8 8吨’’就是纺织公司代吴某购买的中纤和棉花加工材料剩余库存数额,该货物应退还吴某,且中纤的规格为  1·5术3 8(本白)和1.5 6术38(本白),棉花的规格分别为一级(1 2 9B棉花)、二级(2 2 9B棉花)、三级(3 2 9B棉花),其中大多数为二级棉花。张司华个人《工作笔记》记载的2 0 08年8月3 0日军2 0 08年9月2 2日收到吴某交付给纺织公司的转账支票和银行承兑汇票数额、2 0 08年9月各种款项抵扣后纺织公司欠吴某预付加工费数额及应退还吴某加工原料的数额均与上述2 0 08年9月2 5日结算单、((2 0 0 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上记载的内容一致。

二审还查明,纺织公司于2 0 08年9月2 2日停产;2 0 08年9月2 9日召开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宣布纺织公司解散;2 0 08年1 0月5日正式下文与张司华解除关系;2 0 08年1 0月进入司法清算程序,成立了清算组,现工商档案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仍然是张司华。纺织公司清算组成立后,委托重庆国信会计师事务所对纺织公司进行审计,重庆国信会计师事务所于2 0 09年3月2 0日出具了《审计报告》,该报告第7条载明“会计账簿上截止2 0 08年9月底应收帐款一吴某账户没有余额,但财务查账记账上显示为应付吴某1 8 08 8 1 5·1 7元”,最后的审计意见为cc由于纺织公司财务核算不健全,没有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小企业会计制度》的规定进行会寸核算,因此对贵公司会计账簿、会计报表所反映的公司资产、负债及财务收支无法发表意见”。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吴某与纺织公司之间是否存在预付加工款2 064 9 7 6.5 8元、加工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的债权债务关系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吴某应对其主张的纺织公司欠其预付加工款2 06 4 9 7 6.5 8元、加工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事实承担举证责任;纺织公司应对其抗辩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审理中吴某为证明纺织公司欠其预付加工款和加工原料,举示了时间为2 0 08年8月3 0日至2 0 08年9月2 2日,由张司华出具的载明收到吴某交付的3 6笔银行承兑汇票、转账支票,合计金额为2 6 3 5 2 5 3元的5张收条;举示了2 0 0 7年至2 0 08年9月,每月由张司华记载、签字认可的纺织公司与吴某各种往来款项明细及品叠后的结算单;举示了2 0 0 7年至2 0 08年9月,每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举示了张司华亲笔记载的纺织公司与吴某各种往来款项明细的《工作笔记》;又申请了张司华、吴水全、周建生、吴平、张兴来出庭作证。本院认为,虽然吴某举示的上述证据均未加盖纺织公司的公章,但因上述结算单、收条、《工作笔记》均为张司华亲笔书写,且张司华当庭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又予以了确  认,并当庭陈述2 0 08年9月2 5日结算单上记载的2 06 4 9 7 6.58  兀,为纺织公司代收吴某的各种往来款项品叠后,纺织公司欠吴某的预付加工费,而张司华出具上述结算单、收条时又是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证人吴水全、周建生、吴平、张兴来的陈述也。能印证张司华陈述的纺织公司与吴某业务往来的操作模式及往来帐务情况;纺织公司又未举示张司华出具结算单、收条的行为  是个人行为的相关依据,故纺织公司称张司华的上述行为非职务行为的辩解不能成立。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张司华有权代表公司进行意思表示,故吴某举示的上述证据已能证明纺织公司截止2 0 08年9月2 5日欠其预付加工费2 0 6 4 9 7 6.5 8元。虽然((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上既未加盖纺织公司公章又无张司华的签字, 但因上述明细与吴某举示的张司华亲笔记载的《工作笔记》上的内容一致,在数额上亦与有张司华签字的((2 0 08年8月吴某加工纱原料耗用明细》能相互印证,且张司华当庭对上述明细真实性予以确认,并当庭陈述上述明细记载的“中纤本月结存3 3·42 4 6 8吨;棉花本月结存8 6.2 6 8 8吨,,为纺织公司应返还吴某的加工原料数额,故应该认定《2 0 08年9月吴某加工纱原料  耗用明细》记载的内容真实性,吴某举示的上述证据已能证明纺织公司截止2 0 08年9月欠其加工原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纺织公司为证明其不欠吴某款项,虽然举示了重庆国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但因该报告第7条称 “瓮兰些簿上截止2 0 08年9月底应收帐款吴某账户没有余额,但财务查账记账上显示为应付吴某1 8 08 8 1 5.1 7元”,且最后的审计意见为“由于纺织公司财务核算不健全,没有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小企业会计制度》的规定进行会计核算,因此对贵公司会计账簿、会计报表所反映的公司资产、负债及财务收支无法发表意见",故纺织公司举示的上述反驳证据不能证明纺织公司不欠吴某款项及货物。综上,吴某要求纺织公司返还2 0 08年9月预付加工款2 0 64 9 7 6.5 8元、返还加工材料中纤3 3.4 3 4 6 8吨棉花8 6·2 6 8 8吨的上诉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虽然审理中吴某陈述当时购买的中纤规格为1.5术3 8(本白)和  1·5 6木3 8(本白),棉花的规格分别为一级(1 2 9B棉花)、二级(2 2 9B棉花)、三级(32 9B棉花),其中大多数为二级棉花,但未举示  各种规格数量的相关证据,且吴某审理又明确表示中纤和棉花返还规格,统一按中纤最低规格的1.5木38(本白)返还,棉花按最低规格三级(32 9B棉花)返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的规定,本院对吴某在审理中明确要求中纤统一按1·5,l:38(本白)规格返还,棉花统_按三级(32 9B棉花)规格返还的请求予以支持。因吴某提出的赔偿资金占用损失的诉讼请求,是在一审庭审时当庭提出,且纺织公司对此不予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四条“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规定,本院认为吴某的该项请求提出时间已过法定期限,且一审也未审理该诉讼请求,故本院对吴某提出应赔偿资金占用损失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虽然吴某与纺织公司签订《棉纱加工协议》约定“双方若要终止协议,应向对方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但之后并未按照该协议履行,吴某在审理中又未举示改变上述协议后双方对履行期限有过约定的相关证据,故纺织公司随时都可以提出解除加工协议,吴某以纺织公司未提前1月通知就解除协议为由,要求纺织公司赔偿损失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由于二审出现新证据和新的陈述,至一审认定事买和法律适用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璧山县人民法院(2 0 08)璧民初字第2 44 9号民事  判决第一项(即:吴某与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2 0 04年7 月6日签订的《棉纱加工协议》予以解除,解除日为2 0 08年9月2 9日);       二、撤销璧山县人民法院(2 0 08)璧民初字第2 4 4 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吴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三、由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 0日内返还关兵预付的加工费2 064 976.58元;

四、由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 0日内返还吴某加工材料中纤‘3 4 6 8吨【规格为1.5半3 8(本白)1、棉花8 6·2 6 8 8吨【’趣格力三级(32 9B棉花)】:

五、驳回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 8 1 6 6元、财产保全费5 0 0 0元,二审件受理费2 8 1 6 6元,合计6 1 3 32元,由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司承担(上述费用吴某已垫付,璧山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 0日内给付吴某)。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页无正文)

审判长  胥庆

审  判  员    颜  菲


相关标签:重庆律师事务所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