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律师事务所

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唐律师

手    机: 186-2340-0700

电    话: 158-2340-7071

联系人:杨律师

传    真: 023-63718603

网站:http://www.cqzzls.com/

地    址: 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小什字帝都广场A座18楼



重庆律师事务所对刑事案件的律师庭外造势,如何看待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实时新闻

重庆律师事务所对刑事案件的律师庭外造势,如何看待

发布日期:2017-06-16 作者:重庆律师事务所 点击:

重庆律师事务所刑事案件的律师庭外造势,如何看待

重庆律师事务所对刑事案件的律师庭外造势[1],这在我国本来是习以为常的现象,而不是一个问题。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嫌犯先要游街示众,在群众大会上低头亮相,然后,当场宣布逮捕。改革开放之后,在“法制宣传”的电视节目里,最常见的经典镜头,就是嫌犯泪流满面地认罪悔罪;在刑事案件侦破的新闻报道里,最常用的描述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罪犯人赃俱获。

媒体从叙事者变成裁判者也不是例外情况。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1996年发生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强奸杀人案是一起冤案,为已经处决的青年呼格吉勒图平反。当地报纸《呼和浩特晚报》在1996年4月20日刊登报道“四.九女尸案侦破记”,逐字逐句地公布侦讯笔录,最后一句话是:“杀人罪犯就是呼格吉勒图。”彼时,呼格吉勒图尚未被“逮捕”,检察院尚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尚未开庭审理此案。官媒有关犯罪的报道有时会引发一片“国人皆曰可杀”的呼喊,在此类案件中,法官不受舆论影响并非易事[2]。

官媒有时还承担着在审前“搞臭”被告的使命。2013年8月,“天使投资人”、“网络大V薛蛮子”(真实姓名:薛必群)被北京警方抓了“嫖娼现行”。在羁押侦查期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薛蛮子身着囚服、供认嫖娼和淫乱行为、认罪反省的视频资料,包括大量案件细节。从2013年8月到2014年4月,薛被剥夺人身自由七个多月,与新闻媒体大量的控诉性报道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薛的律师始终没有在舆论场发声,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去反制对他的当事人不利的舆论。但是,即使律师进行回击,扭转舆论失衡局面的机会也很小。官媒是“党的喉舌”,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官媒会为第三人的利益讲故事,也会为自身利益而不讲故事,如:锁定“坏人坏事”,然后,索要封口费。

律师借助官媒在庭外开展舆论攻势更是常见的“绝活”。通常是律师举办“专家论证会”,律师聘请专家到会发表意见,记者到现场采访,当然律师一定不会忘记代表他的客户向到场的专家、学者、记者支付“出场费”[4]。不过,“专家论证会”式的舆论战受到许多限制,因为,官媒能否刊登某一敏感报道,最终决定者是宣传部门,而要“摆平”一切相关人士、机构,“运作成本”也是非常高昂的。

随着博客、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出现,律师发现他们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独立造势,而不必求助于官媒。自媒体的造势能力未必比官媒弱:官媒受“宣传纪律”约束,而律师在自媒体平台可以放开音量说话。于是,在“自媒体”带动下,在21世纪的中国出现了“死磕律师”。

重庆律师事务所对在“死磕律师”出现之前,没有人把审前公开看成一个问题,相反,官媒和受众都觉得形形色色的法制新闻有警世、教诲作用,而公民的“知情权”也能藉此得到满足。但是,随着“死磕”的蔓延及其“行为艺术”的升级,习以为常的庭外造势就被看成了一种可能引发危机的现象[5],死磕被看成一种可能危及社会稳定的行为,限制律师庭外造势的呼声很高,而且似乎从外国法律找到了限制的理由[6]。因此,透视中国出现的“死磕律师”和律师庭外造势的法律规制、行业自律,就成为本文不可省略的分析。


相关标签:重庆律师事务所

最近浏览: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